亚博全站手机版官网登录|在线登录app

Published 2022年10月21日

年轻的电竞行业正在承担着与它并不相符的成熟

在《英雄联盟》、《DOTA2》等热门项目衰退后没有新贵接手,自然也会顺带引起整个电竞产业生态的衰退。

电竞行业发展很快,影响力也随着快速越来越大。有业内人士提到过,电竞用20年时间完成了传统体育200年的发展积累,然后也将承担起与年龄并不相符的成熟。

20年和200年的差别是什么概念?传统体育用200年时间逐渐摸索出各种行之有效的体制与商业模式,而电子竞技都还没来得及进行几次更新迭代,就要开始面对各种“长大后的烦恼”。就像年少成名的球星、电竞选手或者艺人一样,获得鲜花与掌声的同时,也承受着被随之放大无数倍的利益、舆论、感情、挫败等压力。

本来任何行业在发展过程中,都会遇到林林总总的各种问题,只不过“早熟”的电子竞技让它们凸显得更密集、更繁多。

2020年3月,LPL曝出RW战队队员王湘(id:weiyan)在参加2020年LPL春季赛期间存在严重违纪及违规——也就是涉嫌参与菠菜和有假赛行为。随后在4月,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分会公布了第五批主播黑名单,其中有4名职业选手赫然在列。

菠菜,也就是博彩的谐音,一直是各种热门赛事的伴生产物,并随之演化出一条灰色产业链。在上游是各大菠菜平台,它们可以开出各种五花八门的竞彩单元,比如同一局比赛哪个队先拿下一分,又或者整个系列赛最终比分是多少等等。

这些花样相信很多不玩菠菜的人都或多或少耳闻过,因为在前两年足球世界杯期间,关于赌球的话题几乎是不分男女老幼都在聊。而就算是只看比赛不关注菠菜的电竞观众,相信在各家媒体文章写的赛前分析上,也看到过根据菠菜赔率给出的胜负点评。

这没有办法,因为菠菜在国外很多地方是合法的,就连美国各州这两年也是在陆续支持体育博彩合法化,而英国则有8.5%成年人曾参与电竞菠菜(英国博彩委员会2019年公布的数据)。

而在法律禁止的国内,电竞菠菜更是发展出中游掮客,也就是菠菜平台发展那些拥有一定粉丝量的电竞媒体、主播、UP主来导流。这些事情被一次次曝光,但电竞菠菜的声势在疫情期间反而更加强大。

巨大的利益自然拥有着无穷的诱惑,对于部分职业选手而言,参与菠菜后通过作弊所获得的金钱甚至比自己的收入还高,甚至曾有电竞圈内人士爆料称,国内还存在过战队老板亲自下场参与的情况。

从几起第三方爆料和当事人自述来看,为了菠菜而进行假赛的人,都是先打牌赌球输了一大笔钱,然后被菠菜代理人找上门来勾搭。甚至在代理人的话术下,本来没有假赛作弊意愿的当事人,会被一步步下套说出类似“愿意”的证据,从此被不断胁迫要求打假赛。

当然,这些细节是真是假并不重要,但对于电竞职业选手来说,圈套陷阱的威胁肯定是无时无刻都存在的。除此之外,一些非法的菠菜机构还存在着洗钱、欺诈等犯罪行为,所以不管是从法律还是道德层面,电竞菠菜都应该被严格监管与治理。

Wings战队解散的连锁反应,让各家俱乐部组建的ACE联盟也退出了《DOTA2》的舞台;喻文波的转会更是直接影响几位职业选手的去与留。这些瓜的具体细节和利益对错我们就不在这里一一展开了,毕竟网上早有许多相关讨论,每个人也在自己心里有了自己的判断。倒是在传统体育行业,我们可以看到了一些类似的例子来进行对比。

同样是夺冠功臣与母队出现矛盾,同样是合同到期后离队或续约的悬而未决,同样是亲人作为非专业经纪人,NBA球星伦纳德可以算是一大典范。只不过在美国职业篮球联盟更为公开透明的薪资制度以及更加成熟的法律条件下,伦纳德从一开始与母队马刺不合,再到一年内带领猛龙夺冠后签约快船,整个流程全部是在合理合法的前提下完成的。即便有不少球迷不认同伦纳德的行为,但公诸于媒体的各方信息都让前后两场风波止于当事人和球队,并没有对行业造成太大的影响。

如今电竞选手随着成绩而身价暴涨,又因为队伍内部原因出现不谐,这些瓜其实和传统体育项目并无太大区别。但因为电子竞技的特殊性,一是职业选手年龄普遍偏低,普遍缺乏对社会人情和商业利益的成熟心态,二是电竞行业很少有专业的律师团队与经纪人,导致一旦出现纠纷大家没有较为合适的正规解决途径。

特别是在薪资方面,行业发展得快让职业选手的年薪一年一个价,但不利于签了长约且正处于上升期的选手,所以偶尔会出现“童工合同”的争议。在这方面,当年篮球上帝乔丹的队友皮蓬就吃过大亏,不顾乔丹和经理的劝说依然头铁签了长约,来年全联盟工资帽大涨想反悔也没办法。

但在电竞行业,出现当前薪资对不起身价情况,对于电竞选手来说压力更大。因为电竞选手的黄金期更短,加上在契约精神、职业素养以及法律意识等方面的不成熟,签了之后违约的事件时有发生。

虽然有着庞大的粉丝基础以及所谓道理上的优势,电竞选手就算在舆论中得到支持,但对于一个正规合法的产业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

最后我们需要警惕的是,当前电竞行业的大量份额被极少数项目占据,从赛事到直播再到更为周边的下游产业链,电竞早早出现了单一化的趋势。

Newzoo发布的最新《2020全球电竞市场报告》显示:市场头部10款电竞游戏,几乎占据了9成电竞用户的观看时长

这意味着什么?那就是有志于投身电竞的年轻人,不管是想做选手还是其它职业,大部分目光都瞄准了头部项目。毕竟《英雄联盟》的热度最高,又或者拼一拼《DOTA2》那惊人的奖金,只有少数项目才能带来巨大的收益,让从业者能够在短期内有所指望。

大家这样选的理由也很简单,传统体育项目经过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积累,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大部分项目都会一直存在。但电子竞技的每一个项目是游戏产品,其寿命周期很难预估,即便是仍处于巅峰且电竞化10年的《英雄联盟》,依然没有多少人看好它再火10年。

于是答案就很简单了,电竞行业无论哪个部分的从业者,都希望能出现更多与《英雄联盟》竞争的项目,这样才有足够的市场去进一步支撑产业化的长远发展。传统体育项目是经过了长时间的积淀与发育,才逐渐形成绝大多数目光和投资集中于个别项目上(比如西甲、NBA等)。

电竞产业在还没形成庞大丰富的结构规模前,如果提前步入小项目无人问津、用爱发电的阶段,那么在《英雄联盟》、《DOTA2》等热门项目衰退后没有新贵接手,自然也会顺带引起整个电竞产业生态的衰退。

到那时,曾经因电竞职业选手而生的教练、分析师、营养师、解说员、赛事组办人员等等工作岗位——据说已达到数十万,又该何去何从?

因此电竞的快速发展值得每个热爱它的人欣喜,但同时也应该引起每一个从业者的正视与思考解决之道。

没有评论

To comment you need to be logged in!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